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黄先生

手机:15859260484

电话: 0592-2068138

邮箱:15859260484@qq.com

地址: 厦门市思明区黄厝218-8

给我学雕塑

* 来源: * 作者: * 发表时间: 2020-11-25 1:12:40 * 浏览: 32


    我这里引用著名雕塑家的文章献给所有喜欢雕塑的爱好者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我身边的朋友作雕塑完全进入的商业圈,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.我认为雕塑注重造型基础更加注重雕塑修养.让我门共同进步吧!朋友们~~~~~~(QQ234478626)

 

 

雕塑体积语言刍议

文/袁源


    雕塑是造型艺术,是以特定物质材料创造出有体积的立体形象。立体是其造型特点,体积是其语言特点。也就是说,在空间中造型,以立体形象来打动人心。以“体积”来说话。“某种有确切形状的体积造型(包括相应质感、触摸感)这就是雕塑最根本的语言”。总之,雕塑造型艺术就是占有空间的体积的艺术。
体积是由块面构成的。块面是体积的基本语言。犹如绘画中的线条和色彩,音乐中的音符等。块面的凹凸、起伏、显隐、高低、转换、重叠、交错,既可创造各种各样的形状来,也可传达出细致微妙的感觉和情感来。不读懂块面,就不会感知体积;不会欣赏块面,难以领略体积也就无法欣赏体味雕塑。

    雕塑是以其特殊的体积语言造型和以欣赏思考、感召、感应、联想的手段与观众共同创造为目的,以多种美学观重叠、并列、综合为基础的共生美学观。

   “雕塑艺术的高超,就在于很巧妙地应用简单的中介,艺术地表现更为丰富的自然。”然而,“艺术中最简练的往往是最不简单的。”作为处在三维空间的造型艺术——雕塑,其体积语言,并非简单地呈现某种物体自然原型,而是一种“创造性的物化活动”,是运用特殊的手段,“通过特定的技术,使特定的物质材料传达出特定的情思。”在高度简练却又耐人寻味的直观性造型背后,包含着难以直觉到富于美学哲理的形式法则,灵活多变的表现手段,必不可少的基本语言要素,多姿多彩的材料因素和错综复杂的对立统一的矛盾因素。正是这诸多因素的综合确立,给予了雕塑体积语言无穷表现力,使雕塑获得了的艺术生命。

构成体积语言的基本因素

    雕塑造型中的块、面,形体的比例、方向、位置变化会产生不同的视觉效应与审美情趣。块、面、形体,在体积语言中起着形式构成和情绪感应的作用。以大体块为主的综合造型让人产生简洁、直爽的快感;块面的平置让人产生平静、稳固、坦荡的心理作用;垂直的体面给人以挺拔、高耸感和向上引导的意识;斜置的块面有一种动势与不安的潜在因素;纵斜块面使视觉上感受到快捷、准确、洗练的信息时代特征。平直的形体,产生单纯、刚毅的感觉;曲线的形体富有弹性,给人以优美、和谐、温柔的韵律美;波浪状形体使人触到生命的律动……

与体积语言有关的形式法则

    雕塑是以体积的面目出现的,但不是简单的物质存在。所有雕塑都有“形”和“体积”,但不等于凡自然界有形的物体都称为雕塑。(如普通的石块、砖块、日用品、食品等)。雕塑是艺术家以泥土、木材、石头、金属等材料实体为媒介,运用视觉、感觉、触觉及亲身体验,遵循一定的视觉原则、法则,在三度空间中创造加工,使其具备美感形式,创造审美价值,表达一定的内涵、反映一定的情感、思想和精神世界的物质造型。

    雕塑以体积作为基本语言造型,不排除对称、对比、均衡、扭转等美的形式法则的运用。体积造型的对称,给人一种完整、平稳、安定、祥和的视觉满足;使人产生庄重、庄严、肃穆感;利用不同形体对比关系产生的效果和作用,可突出其各自特点,强化整体造型的丰富、多变性;在体积、块面的不对称造型形态中让视线停留而产生均衡,可使人感受到活泼、新鲜与朝气,突发一种灵感;基本形体的扭转、变换,会使人感到一种强有力的运动感、旋律感。

与体积语言有关的表现形式

    雕塑家眼中的世界无论巨微都是立体的,有体积的。所有造型无论繁简,无不是以体积的转折(或对比、缓和、平面)说明问题且完成创意的。

    雕塑体积的饱满、凹凸、高低等具有最直接的实在意义和空间联想意味。“自然界中的物质形态的形、体积,给雕塑家多种多样的体积、空间启示,并给以生命联想”。雕塑家基于自己对世界的观察、体验,触发出一种灵感,继而转换为一种创作欲,并借物质形态造型以抒发。饱满、丰硕的形体,体现着一种量感与充实,一种张力和对空间的压力,一种膨胀感,一种无穷生命的孕育;凹陷内收的形体,表露出一种量感的缺憾,一种畏缩与退怯,一种懦弱,一种缺乏活力和对空间压力的极度无奈。饱满的体积使人联想到果实、母体、太空、宇宙和一种无限包容,给人情绪上的兴奋、激动、飞跃;内收的体积产生一种怜悯、一种苍凉、一种孤独与悲哀、衰竭和精神枯萎以及情绪上的失衡。

与体积语言有关的材料因素

    任何艺术形式表现手段都离不开内容。要恰如其分地将体积语言融入造型艺术创作中,就必须依据内容、题材择取表现力的材料,以便更充分地展示体积语言的丰富表现力。

    纵观的雕塑,除内容的深邃,形式的生动感人,语言的独具匠心外,材料的选用上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“由于人们对雕塑的直觉是形体、质地、色彩的结合体”,因此,“雕塑家要花一定的精力研究物质材料的表面构造,即肌理。”掌握熟悉“材料性格”,自古至今乃为雕塑家所重视的话题。成功之作,很大程度上受所用材料质地影响。语言形式表现力发挥的充分与否,相应条件下取决于用材。科学、熟练地运用材料表现能力,使其成为雕塑语言的一部分,是雕塑家务必反复琢磨且不可忽视的因素。“变化多端的肌理效果构成了种种形象,恰如其分地体现出艺术家创作意图,传达出作者的情绪”。不同材质有着不同的体量感。例如,花岗石坚硬、质朴。其质地造型会在视觉上产生直观的厚重感和建筑感。粗糙的表面肌理结合大块面造型形式语言的运用,构成极大的魅力,给人以强烈的单纯、质朴的原始美感,易唤起人们对人类最初的艺术形成的向往。体现出一种坚定不移、稳如磐石的情志与信念。抛光的大理石纯净甜美,使人有种和谐、滑爽、细腻的观感与趣味,其与富有表现力的优美曲线造型体凝结成诗意,构成音乐般的情感旋律,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精神享受,如若置身恬静闲逸的空间氛围中;光滑的金属(不锈钢、钛材等)高贵坚贞,配以抽象、概括、简洁、明快的体面,飘逸的流线造型、体现出一种强烈动感,传达出一种现代信息、现代节奏,不失为现代造型艺术家所青睐的传媒;青铜高雅,抒情,陶土稚拙坦诚,木头温暖柔情……这些丰富多彩的材料都无不为艺术语言赋彩添意,科学而有效的运用材质的表现力,将增强雕塑造型语言的艺术感染力,使人从形式到内容,从语言到质地,从心灵到直觉全方位地领略雕塑,起到精神上潜移默化的审美作用。

与体积语言有关的矛盾因素

    包含在体积语言中的块面、形体,不是简单的几何形,其复杂而丰富多样,充满着矛盾的辩证因素。这些体积的高低起伏,其大小、长短的变化,刚柔方圆的结合,疏密虚实相生,隐显、松紧变换等,形成了一部宏大的形体交响乐。

    在造型自身总体艺术形式中,大小就其比例而言;长短量其尺寸而论;曲直、刚柔以其题材而定;方圆从其整体而得;疏密以其主次而分;虚实就其意境而取;粗细则因其材质而生……

    如上形式都以雕塑的内容,和所传达的情感,所反映的精神,达到的境界而诞生,并与之相辅相成,相映生辉。

    宇宙万物都包含着矛盾,雕塑体积造型更是包容着千变万化因素的矛盾综合体。

    就一件雕塑造型而言,并不只是长、宽、高的简单立方体,或仅有长、宽,高尺寸的等同单列体,而是多种多样复杂重叠、转换、变化综合而成的艺术造型体,是心灵的创造物。其整体造型中的体块单元体,有了大小、长短的变化,就有了量的区别;有了奇偶的反差,有了前后主次,就产生了空间、节奏;有了直曲、刚柔相济,就有了强弱对比;有了力度、有了弹性、就有了生命的因素;有疏密、虚实共生,就创造了时空,创造了情趣,创造了意境;有了粗糙与光滑衬托,就体现了材质…… 这些因素辩证对立统一于同一艺术造型中,其以各自职能不同,承担着不同的意义,并从不同角度,体出着作品的审美价值。使本来冰冷无情、无生命可言的物质材料,创造了躯体,充满了生机,洋溢着精神,注入了感情和生命活力。正是这些共作用于同一造型中的矛盾统一体,强化了作品的艺术感染作用,赋予了作品耐人寻味的艺术魅力。

与体积语言有关的造型类型

    雕塑体积语言所表现的形式类型大致可分为:内向型、外向型(开放型)、丰满型、残缺型。

    内向型:即造型多为静态,在体积语言的运用上多以团、块形式出现,其基本体积以整块、简洁、洗炼、概括,外观近乎平淡(其中部分体积压缩或变形)为主要特征。其静态造型中蕴藏着欲动的情绪成分、思想因素,属寓动于静的造型形式。其体现含蓄、神秘、内向的精神因素,以其并不彰显的姿态引发观众更多的关注、联想,深刻的思索、揣测、回味,让人领悟作品更深层次情感、思想、精神的境界,